我们在皇家园林——颐和园迎来2019年北京市写作学会会员日。昭示北京市写作学会自1986816日成立至今,已经走过了33个年头。

颐和园对于我们这些北京人来说最熟悉不过了,从小学的春游,我们就认识了它。我们在作文里描写过万寿山、佛香阁、长廊、昆明湖、十七孔桥,几乎是绞尽脑汁用所知的最美词汇描写它,抒发我们在昆明湖上荡起双桨无与伦比的喜悦心情。长大以后,或举家游颐和园依然与妻子儿女在昆明湖划船,依然唱着“让我们荡起双桨”;或有朋自远方来,必带他们游“北京的名片”——颐和园,短不了在昆明湖上乘坐龙舟,极力将颐和园的美景收入眼底之时,也不忘哼唱“让我们荡起双桨”。

对于请导游讲解,我们则认为那是专门儿服务外地人的,我们呢,以北京人天然导游自居,给中外亲朋好友讲解颐和园。这次,学会领导特意为我们请颐和园的导游为我们讲解,我们这些老北京,被外地姑娘的讲解员折服了。就像小学生认真听老师讲课。颠覆了我以前对颐和园最重要的认知,即:这座皇家园林是谁建造的?

10年前,我这样写过颐和园:

2009118日记者节。

大雾漫天。

不见了万寿山,不见了石坊,不见了佛香阁,不见了铜牛,不见了十七孔桥……

雾,锁住了颐和园。

跟我们捉迷藏么?树是人栽的。路是走出来的。颐和园,可爱的,你是怎么来的?雾中时隐时现飘动着的红、黄、蓝、绿、紫三角旗下,如蚁的芸芸众生在昆明湖畔佛香阁底下的排云殿大牌楼前争相拍照。微风拂面,也将不同年龄、性别、籍贯的导游在向簇拥的不同省市、不同种族、不同肤色、不同国籍的游客讲解着一个相同的故事送入我的耳鼓:万恶的慈禧太后,只知道自己寻欢作乐,不问国事。她把购置北洋水师军舰的银子挪用,建造供她一个人享乐的颐和园……

站立在我们面前的佛香阁宛如戴着面纱的新娘。她想告诉我们什么?浓浓的迷雾又想暗示我们什么呢?其实,历史跟自然界差不多,也充斥着迷雾。假如当年慈禧太后真的把那些银子花在军舰的购买上,那么还能够有今日这座颐和园吗?

有了这座颐和园,单单看它的门票收入,数十载积累下来,可以打造出多少条军舰呢?而它作为世界文化遗产,给世代民众带来福祉,岂能用金钱来计算?慈禧太后做了件好事呢还是坏事?她究竟是万恶、千恶、百恶、十恶、一恶,还是不恶?

此时此刻,当我向导游提出这个问题,她笑了,说:“颐和园是乾隆皇帝给他母亲60大寿的生日礼物,那时叫清漪园。”

我将导游的讲解梳理了一下:

乾隆帝下令挖湖作为蓄水库,保证宫廷园林用水,并为周围农田提供灌溉用水。他以汉武帝挖昆明池操练水军的典故将此湖更名为昆明湖。

1860年咸丰十年,清漪园被英法联军大火烧毁。

1884年至1895年光绪十年至二十一年,清漪园为慈禧太后休养之所,以光绪帝名义下令重建清漪园,改名颐和园。

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,园内建筑及文物遭八国联军破坏,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修复。由于慈禧偏爱苏式彩画,许多房屋亭廊的彩画也由和玺彩画变为苏式彩画,在细节上改变了清漪园的原貌。

这是我此行的重大收获。

此外,留给我深刻印象的是“孝”。乾隆帝下令建清漪园(颐和园前身)是给她母亲的生日礼物,体现出一个“孝”字,仰望万寿山,仿佛“孝”字被放大了,写在万寿山上空的蓝天。中国流传在民间的真言响彻耳畔:“不要和不孝顺父母的人交朋友”。从民间平民百姓口口相传的“孝”到至高无上的天子的一个“生日礼物”,诠释着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原因;闪烁着传统文化的光芒。还有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木也在讲述着美好的寓意,如:玉兰与海棠树植在一起,便是“金玉满堂”。还有这里的匾额,汉字与满文并列,且多数出于皇帝之手,彰显着满清政府重视汉文化、溶于汉文化、以“胸襟万里”之情怀实现中华民族各族大团结。举世闻名的长廊色彩鲜明,不同内容的14000余幅彩画更是中华灿烂文明历史的缩影。无论是“风调雨顺”、“国泰民安”,还是“安居乐业”、“国富民强”,皆为帝王、百姓的人心所向。

然而,在我们同一个星球上,还有歹徒、坏蛋的同义词,那就是帝国主义。一百多年前,他们垂涎我们中国富有,用洋枪洋炮攻破我们的国门,烧杀抢劫奸淫,无恶不作,盗走颐和园皇家的奇珍异宝。一百多年后,这些被盗的宝贝,非但不归还我国,竟然堂而皇之地陈列在他们的顶级博物馆。这种强盗行径赤裸裸地暴露在光天化日、大庭广众之下,令中国人民以及全世界有良知的人类愤慨,而现今的帝国主义者却为他们的强盗祖辈恬不知耻,并且继续在世界各地扮演强盗角色,与他们祖辈相比有过之而不及也!当下我香港出现的暴乱始作俑者就是帝国主义,他们不愿意看到“一国两制”香港的繁荣、中国的强大。

我们原定要在昆明湖上坐大船,因风力忒大,不安全被禁行船。望着波浪起伏的湖水,我思绪万千:层层波纹不就是颐和园的年轮么?记载着中国人民昔日的苦难和今日改革开放的辉煌。激发我们“不忘国耻振兴中华”的斗志、居安思危时刻警惕帝国主义的狼子野心!

颐和园,还会有人对你评说,无非是历史的原版还有不靠谱的传说。不变的是我们对颐和园的情感,尤其是我生平第一次得知,这里是毛主席号召全党进京赶考的发源地,是毛主席和老一辈革命家描绘共和国蓝图梦升起的地方。我们展示北京市写作学会石景山写作部副秘书长、书法家许芝祥书写的“不忘初心牢记使命”的墨宝,定格在颐和园的“圣集大成”殿。我爱颐和园的情感愈加强烈。时光改变的是我们的年龄,不会改变的是我们金色少年时代美好的歌声:“……我问你亲爱的伙伴,谁给我们安排下幸福的生活?……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赵连文 写于2019818日星期日晨


2019年09月02日

北京市写作学会会员日在颐和园

添加时间: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